近2亿美元蒸发!“赌球币”SOC暴跌与懂球帝的辟谣

据江苏网警披露,2014年世界杯非法站从中国内地抽走资金1万亿元。每届世界杯总能掀起网络赌博的热潮,而如今赌场从传统模式搬到一触即得的网页,借助网络的便捷与隐蔽性,逐渐发展网赌代理产业链,线上赌博搭建起一个庞大而紧凑的黑色产业。

All Sports公有链平台以SOC为媒介,利用区块链技术,提供体育资讯和社区开放平台、竞猜娱乐平台等。在世界杯还没有开幕之前,SOC被称为世界杯概念币。

据资料显示,SOC于今年5月7日行情达到最高点位,价格为0.29美元;然后一路下跌至7月4日0.0579美元,总跌幅超80%。有社区炒币人士指出:“炒热点的币高点一般是在热点到来之前一个月,热点到了之后就是资金开始撤退的时候。”

与此同时,有消息称“懂球帝资金断裂,发空气币SOC,割韭菜套现3亿枚SOC”。对此,懂球帝发表声明辟谣,并称懂球帝资金充足。

然而,SOC与懂球帝之间的关系仍然扑朔迷离。SOC唯一的战略合作方为All Football APP,而2017年懂球帝官方平台上首次对国内用户宣传All Football APP时称之为“海外版手机客户端”。《中国经营报》记者询问All Football APP和懂球帝关系时,懂球帝方面称:“我们只是懂球帝,并不知道All Football是什么东西。懂球帝与All Football更没有任何关系。并且,懂球帝与空气币也没有任何关系。”

本报记者注意到6月18日,网上曾有用户发帖控诉SOC,帖子中称,在SOC电报群里存在种种恶意割韭菜行为,如果在电报群里提出质疑就会被简单粗暴地踢出电报群。用户称之所以这样控诉的原因有以下几点,一、电报群在不断刷屏,把最近的跌幅归类为游资的打压行为。用户质疑仅火币一家交易所出货就达几亿元人民币,游资没有可能拥有这么多筹码。并且SOC在公布利好的时候不告知散户私募解套,却在电报群里喊召所有人不要抛售。二、在电报群里稍有质疑就会被踢出群。三、SOC到目前为止开发团队不明。

有曾经投资过SOC的投资者告诉记者,他投资过SOC是因为世界杯即将来临,SOC属于世界杯板块,所以他于5月从0.22美元的价格开始购入,后来陆续补仓,均价在0.18美元左右。最开始的大跌发生于5月底,SOC社区人员表示大跌源于整体币市不景气。6月10日,SOC价格再次出现大跌,SOC社区人员把这次大跌的原因归于游资,劝投资者冷静不要抛售。

“基本可以断定项目方配合庄家和大户大量出货,而且‘忽悠’投资者拿住别抛,把币架大跌的原因归功于游资。”投资者这样说道,“其实可以查到合约地址,除了官方锁仓的币以外,其他的大户从5月份的币价最高点开始就一直在出货。”

记者发现,SOC项目无论其官网、白皮书,都未提及其项目团队成员。此前发布中文白皮书已经下线,取而代之的是英文白皮书,而英文白皮书中也未出现其项目团队的身影。但是更令人疑惑的是,一个项目团队成谜的项目却已经在火币和OKEx上线。

根据火币此前的公告称,在火币平台首发的新币必须要至少3名合格推荐人的推荐,火币将尽最大努力对每个项目做到详尽的尽职调查以及投资价值评估,甚至投资者有可能因为火币的严格审核错失投资潜在优质项目的机会。

如此严格的审核程序,为何白皮书中没有项目团队的平台币SOC能得到火币和OKEx争相首发?对此,OKEx方面暂时没有正面回应,仅表示SOC团队在海外,有回应后再告知记者。与此同时,OKEx方面发给记者一份署名为“SOC项目方”的声明,声明中对于项目代码、项目落地、项目营销以及价格波动进行了回应,但并未解释隐藏项目团队信息的原因。截至发稿前,SOC官方也并未进一步给出答案。

早先于2017年,懂球帝官方平台上首次对国内用户宣传了其海外版手机客户端 All Football APP。而懂球帝CEO陈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去年11月上线以来,All Football APP已经收获了超过1000万的注册用户和超过100万的日活用户量。

根据上述SOC的声明,“项目方和懂球帝没有任何合作,仅与All Football APP有战略合作关系。”且在项目落地方面,上述声明中表示,“SOC作为体育行业的通证,在1月份内嵌加入合作伙伴All Football APP,用户可在All Football APP内使用SOC进行竞猜。”

而根据SOC官方介绍SOC的功能有三:一、允许用户通过All Sports参与体育赛事竞猜,以及自行组织发起竞猜;二、允许开发者和企业通过All Sports平台打造区块链竞猜应用;三、提供智慧分销系统,以帮助竞猜项目管理中介和分销渠道。

从功能上来看,SOC是区块链中一个用于体育赛事竞猜的项目。但是上述功能二与功能三都有待于SOC主网上线,而在原定的开放计划中,SOC的主网要于明年年初才能上线。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用户仅能使用SOC下注,不能自行发起竞猜。而SOC团队目前提供的3种下注途径基本雷同,即用户将SOC转入项目的钱包地址,不同的竞猜项目,会有不同的钱包地址。结果出来后,该钱包会根据投注信息向用户钱包进行返还。这种机器人投注功能在网上被用户质疑,所谓的区块链去中心化技术体育竞猜,是否用了传统的下注方式,只是花钱雇一个高级的机器人而已?并且这种由项目方卖币,钱包开竞猜的方式,无法体现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原则。

“足球竞猜功能接入了一个国外数字货币的竞猜网站,自己做了一个网页和电报竞猜机器人,国外的竞猜网站不是特别出名,官方却始终在说这个平台多么好。实际上,最开始连基本的SSL安全加密都没有,还是后来社区人建议加上的,电报机器人的开发成本也很低,可用性并不高。”上述投资者这样对记者说道。

记者在SOC电报群发现,多个在线用户表示并不关心竞猜应用的落地。当记者公开询问到应用时,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在群里多次给出过解释。

记者通过登录竞猜网站看到,该网站由库拉索政府颁发1668/JAZ 执照并受库拉索政府监管,并允许玩家使用欧元和比特币进行游戏。

从2017年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通知叫停ICO融资,至今年4月中国银保监会称所有ICO平台和比特币交易已经安全退出中国市场,区块链和发币项目的服务器均迁至海外并重新注册了公司,但面对境内的代币发行活动仍在进行。

有业内从业者表示在海外注册公司可以逃避国内的监管。对此,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烽表示:“这些平台应该是属于海外运营的企业,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国对他们的监管与对其他海外企业的政策是一样的。”

此前《中国经营报》记者报道过,一家名为“OKUEX”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这家平台提供包括比特币(BTC)、比特现金(BCH)在内的多个虚拟货币标准化合约交易。其不接受任何法币作为交易结算单位,所有交易均以泰达币(USDT)结算。值得注意的是,该平台人士表示,可以提供“最高全额90%头寸返佣”,且“不用承担任何法律风险”。因为国内相关案件判例显示,由于虚拟货币“不是有效价值货币”,客户需“自行承担损失”。对此,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表示,平台作为非法交易的组织者,在民事行为当中必然对投资者资金构成侵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因此在“民事上仍然具备可诉性”。

张烽认为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对数字资产的监管政策尺度不一,很多国家包括我国都不允许法币与数字货币的集中竞价交易,只有在一些承认数字货币交易所合法并纳入牌照化管理国家或地区允许这种交易。“另外我国对金融监管包括资本进出境有比较严格的规定,同时对互联网金融整治也仍在进行。”

据了解,一些代币投资者基于个人信任关系将资金交由境外第三人代投加密货币的投资方式开始产生。张烽表示,在传统投资领域也存在隐名出资的情况,但一般都需要签订比较详细的合同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以便在争议出现时维护合法权益。在区块链数字货币投资中这种代投都往往没有相应的合同,也缺乏相关的约束监督机制,一旦出现问题维权成本还是比较高的。作为监管来说,规范意义上的金融投资行为都是要穿透审查投资者条件。作为投资者来说,应该尽量选择信任的人,同时在事前尽量形成并保留好相应的证据。

“美国对数字货币区分为‘资产代币’和‘应用代币’,对属于证券类的‘资产代币’应依据美国证券法监管,同时严厉打击欺诈和价格操纵;瑞士将数字货币分为‘支付代币’‘资产代币’和‘应用代币’,实行分类监管;日本对数字资产交易所设定了相关条件,实行许可准入发放牌照,这些都是有益的探索。”张烽最后说。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