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埃里克森!生涯第1奖 给家乡造球场!欧洲杯将暂停1分钟祈福

今晚24点,明晨0点欧洲杯丹麦VS比利时,卢卡库确认会在比赛第10分钟中断比赛,一起为埃里克森鼓掌祈福,暂停1分钟再开球,欧足联同意。凯恩发声:“我给埃里克森打了电话,他没接,知道他需要多休息。我们的妻子是好友,联系过了,我得知埃里克森情况很好,也安心了。”今晚会比丹麦首战多出7100名观众。 14楼病房的埃里克森,4人陪护要吃意大利餐!心脏病或有遗传因素

埃里克森的故乡,哥本哈根以西200公里的小城市米德法特(Middefart),和首都不在同一个岛,全都为埃里克森紧张。这里常住人口只有1.59万,正和上周六丹麦VS芬兰时的现场观众人数一样。

“他不是球星埃里克森,他在我们面前,一直都是那个友善可爱的男孩克里斯蒂安,他的为人从没变过。”弗兰科·彼特森这样对前来采访的《米兰体育报》记者描述道。埃里克森第一个足球平台是Boldklub俱乐部,彼特森是这里的青训教练,埃里克森曾经的教练。

主训练场名叫克鲁伊夫球场,场边一个黄色牌匾上写着“克鲁伊夫14条规则”,清晰可见对荷兰教父的崇拜、完全走荷兰足球模式。彼特森说:“小时候的埃里克森,最喜欢克鲁伊夫那14条要求里的第7条:个性、只做你自己。现在我的学生们,都想成为埃里克森。”

克鲁伊夫球场的诞生和命名,完全是埃里克森的功劳。2011年,埃里克森赢得阿贾克斯年度最佳新人奖,一个由克鲁伊夫基金会赞助发起的奖项。每个获奖人,都可以指定一个地点建造一块人造草球场,基金会出钱,埃里克森选择了家乡。“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彼特森卖个关子,“童年埃里克森天天踢球,每天都把鞋子和短裤弄得脏兮兮,那时我们这没正经球场,在泥地土地里踢。埃里克森为不让孩子们每天都洗衣服擦鞋,指定于这里建球场,我们都是受益者,他是城市足球的功臣。”

彼特森回忆,埃里克森最后一次来这块球场还是两年前,300多儿童跟他要签名合影,一起踢球交流,“埃里克森没架子,和孩子们一起踢球交流,其乐融融。他还是我曾经执教的那个腼腆、善良的孩子。”

穿过球场、一片小树林,就是童年埃里克森踢球的破场地。上周六,200人在这里看大屏幕转播,一个球迷说;“他倒地后我们浑身冰冷,鸟兽散都回家了,没人想到比赛还会继续。我们只想着埃里克森的健康。”

米德法特市长简森回忆:“我和20岁的儿子、及他的一帮朋友看球,完全无语了。我和埃里克森全家都是老相识,为他们担心。埃里克森是城市偶像,希望他出院后能回来走走,我们要搞个欢迎礼。”埃里克森的家位于一条谧静小路的尽头,58号,家中无人,门口停着三辆车。

一个邻居骄傲介绍:“我儿子和埃里克森同龄,曾是队友,可我儿子资质不行,后来改打羽毛球了。全城哪有不认识埃里克森的?他们一家都很好说线岁的孩子见到意大利记者,有点惊恐不愿交流,但他的红色袜子上写着“丹麦 10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